?
 最近閱讀
閱讀記錄
您暫時沒有閱讀記錄
我的書架
目錄 加入書簽推薦作品打賞作者去投月票手機閱讀本書

第二十章 哄她

穿越之攝政王爺爆萌妃 包子君 2016/7/6 17:47:07 3148 寬屏閱讀
    噠噠噠,馬兒也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主人這個著急的樣子。

    西門櫻你可千萬不能有什么事情啊,一時間他的心里只剩下她,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在意,但是真的,真的再不到她身邊,他是不會安心的。

    馬蹄聲,漸漸的靠近,但是女子并沒有停止哭泣,抽泣的聲音不斷,“嗚嗚嗚….”

    她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的變化,似乎要把自己心里的不快,心里的委屈全部都哭出來了。

    一邊哭,一邊走,抽抽搭搭的西門櫻依舊沒有忘記下山的這件事情,只是哭的很厲害。

    上官龍炎把馬停在她的面前,“不要哭了,你再哭也只會把狼啊什么虎的招來,然后你被吃掉。”

    “嗚嗚。”沒有停止哭泣,但是抽抽搭搭的回答道,“那就一起吃掉好了。反正你也一樣躲不過,再說你身上的毒也是無解,也是死,反正我都要死了,還有個人陪葬也是不錯的。”說著繼續用自己的手背擦著眼睛。

    紅腫腫的眼眶,讓本來最討厭這樣哭哭啼啼的女人的上官龍炎一下子心煩起來。

    “不哭了,本王怕你了,我告訴你怎么下山了。”

    “不要,嗚嗚嗚。”還沒說完又開始哭,這一次一定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完,不然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再有這個機會哭。

    上官龍炎看著西門櫻,心頭煩的狠,這個女人這么還哭啊,自己都是沒有哄過女人的,哪里有個女人在他面前哭的這么沒有形象的,就算有,也只是求他饒命的,但是他也只是讓人托出去,自己哪里管的那么多的,可是現在這個女人,自己不管不行,畢竟她是神醫的徒弟,看她這個樣子,神醫應該是很溺愛她的,如果自己不救,那請他出山的幾率可是大打折扣的。

    可是,自己從來就沒有哄過女人。

    看著主上在哪里不知所措,暗衛開始偷笑,主上什么都會,但是這方面的智商真的是負的,主上平時最看不慣女人哭哭啼啼的,這一次又不能丟下她,這下子可是有好戲看了。

    “不要哭了,你煩不煩啊,女人都是你這么麻煩所以才會以后靠男人吃飯,你們這些人,簡直了,都和蒼蠅一樣討厭。”

    西門櫻一聽,哭聲止住了一下,“哈哈。”一下子帶著眼淚笑。

    上官龍炎被搞糊涂了,他本以為這個女人會直接氣哄哄的對著他,像曾經一般,被她這一笑,自己覺得自己是被人戲弄的小丑。

    “對,對,對,王爺你說的可不是一般的對,我們女人為什么要靠男人,所以就乖乖的要聽你們的話嗎?再說我靠你什么了?你現在在這里又究竟是為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嗎?惡心的嘴臉要我戳破嗎?男人,你以為你是什么好貨色,你說說看,你娘是不是女人的,看來你果然是那種和傳說中的一樣沒心沒肺,鐵石心腸,殺人如麻。”

    這簡簡單單的四字詞語,明明他已經從別人那里聽說了很多了,為什么從她的嘴里說出來,一字一句,刺的他的心微微的疼,原來自己在她心里是這么一個不堪的人。一股怒意涌上心頭。

    蒙的一出手,也是最本能的反應,這些讓他疼的,讓他不開心的東西,只要毀滅掉就好了,不是嗎?

    被這么突然襲來的窒息,西門櫻嚇了一跳,本能驅使她,要放抗,柔弱的雙臂這么能抵得住這雙早已經揮舞慣軍刀的手。

    慢慢的在面臨將要死亡的瞬間,西門櫻有那么一絲慶幸,自己就要離開這么夢魘,不管這是現實還是夢,只是離開就好,離開這里就好,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從來沒有發生,是不是這一場夢就會醒來,是不是我可以回家了呢?

    好想離開這里,哪怕這不是夢。

    一時間,西門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腦子里面很亂,亂的只是想要離開,離開的興奮大過了對死亡的恐懼。

    這樣沒有掙扎,反而還帶著一點微笑,靜靜的闔上了眼,似乎享受這樣的過程。

    在一旁的暗衛看著分明,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的膽量。

    無數的女人追著上官龍炎,但是一看他發火生氣就沒有人在敢多前進半步,就算有幾個膽子肥的,也在主上出手要掉她們的小命時求饒了。

    只有這個女人,在死亡面前沒有求救,沒有哭泣,沒有恐懼,她別無所求了?還是….

    懷著這樣的心思,暗衛想了一會,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欣賞一下這個過程,好久沒有看到主人,碰到一個女人這么久還不掐死她,而且她還敢在主上面前說這么多不敬的話。

    上官龍炎看著自己手里的這個女人,沒有反抗反而很享受死亡的快感,他不由得一愣,想起了昨夜她那一句,西門風,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的這句話,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因為這個男人所以可以放棄整個世界嗎?為他心疼那這個地步嗎?

    手里的力道加重了,這個女人一定要死,不然真的會影響自己的情緒。

    可是,似乎這一切安靜的可怕。

    那雪白的喉嚨,小小的頭,一擰就立刻可以斷掉,白色肌膚漸漸的變紅,掌上的女人依舊沒有絲毫的反應,可是自己的心,為什么有點不舍,有點害怕。

    自己究竟害怕什么,該不會是…

    一下子分了神,手漸漸的松開,西門櫻的身體漸漸的掉落了下來,在遠處的暗衛看到了一愣。

    竟然有人可以從主上的手上活了下來,還是自己眼睛瞎了?還是其實已經捏死了?可是那個力度應該是沒有可能的啊!

    掉下來的西門櫻連聲咳嗽聲都沒有,臉上一陣的青紫,一看就知道是缺氧造成的,只是那種臉大氣都不喘一聲,看來是真的抱著必死的決心。

    一陣的慌忙,上官龍炎竟然不知所措,抱上西門櫻的身體,跨上馬。

    噠噠噠,一陣馬蹄,一個中毒的男人揮馬鞭的速度很快這個平常最愛惜自己的馬兒的男人,開始緊張了。

    心里的一個念頭,要救這個女人,但是什么原因,以及自己為什么當初在最后一下要松手的原因,自己根本就不清楚。

    “咳咳。”這一聲是暗衛發出的,他是不是眼睛瞎掉了,還是主上最近傻掉了,還是主上打算利用這個女人做出的一些犧牲?

    淡淡的花香,暖暖的太陽,西門櫻心里想著,我是不是回家了?好溫暖啊。

    “風,風。”他在我身邊嗎?好想念他啊,為什么,為什么要離開我,為什么我還要回到這個傷心的地方。

    一面懊悔自己為什么要回家,一面有沉浸在回家的愉快。

    然而,“姑娘醒了,她已經醒了。”

    一個嬌小的女孩子幼稚的聲音,真的很好聽。

    西門櫻睜開了雙眼,真的是個很溫暖的房間,暖爐把整個房間都籠罩在一股暖氣中。

    啊!我..西門櫻一下子就想破口而出。

    淡淡的,依舊有著花香,看著小姑娘離去的方向,似乎那個男人沒有殺了自己,看來自己也只能把他帶到爺爺的面前了。

    說起來,在這里,只有爺爺對她算是最好的了。不過也真的是差一點被他害死了,真的是,叫她上山采什么藥草的。

    推開窗,看著花,西門櫻想著,這里的店家一定是一個很喜歡生活的人,畢竟這么愛花的人,應該也很淳樸吧。

    淡淡的香,它不像牡丹開的那般高貴優雅,但是轉念一想,花本身是舞含義的,它所有的寓意都是被人強加上去的。

    花,本身是單純的,可愛的,它們有些時候比人還要堅強,它們的生活比人簡單了,淡淡的平靜,為了開花兒不斷的努力。

    “唉。”不得不感慨一聲,黯淡的眼神飄向遠方,絲毫沒有注意到她身后的一個男人。

    小女孩看著這個場景,也不知道該不該叫一下那個太專心于花的女人,畢竟她第一次看到一個這樣的男人。

    一進門口,那個男人抱著女人的身體,根本就不在意還在診斷其他人的病情的醫生,直接吼了一聲,“快一點,過來救人。”

    可是大夫有大夫的原則,肯定是先排隊的先診斷。由于看著這個男人長的好看,自己就打算過去搭訕。

    然而剛好自己和他說明要等人的情況,一下子,一把刀就砍了下來,桌子碎成了兩半,客人一面吃驚,一面到處逃竄。

    大夫也不得不前進,問了句,“有什么事情好商量。”說著使了個眼神,叫人出去報了衙門。

    上官龍炎一把將西門櫻交到了大夫的手上,“救不活,你就得死。”然后就慢悠悠的喝起了茶,看著大夫把脈的全過程。

    大夫為了等衙門來到故意慢慢吞吞的,只是他最沒有想到的是,上官龍炎抿了抿水,說了一句,“不用等人了,人要是有什么意外,就算官差來了,你這家店是保不住,你的這顆腦袋亦是保不住。”

    大夫一聽慌了,知道來了有頭有臉的人物,所以更加小心翼翼的,就怕哪里做的不好。

    “這個姑娘只是缺氧,沒有什么大的危險了,休息一下,喝點水應該就沒有什么問題了的,但是她的脈搏似乎有點微弱,可能是在做夢,夢到了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如果要是…”

    “要是什么,要是你不要命了?”
手機用戶請訪問 m.soudu.net 閱讀最新VIP章節!
搜讀網 www.cipmpq.tw 歡迎您的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搜讀網原創文學!
微信公眾號:搜讀讀物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用手機閱讀本書 |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去投月票 | 打賞作品 | 返回書頁

優秀作品精選

?
?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搜讀網

蘇ICP備16023976號-1

斯诺克今晚最新消息